<dl id="pzdhi"></dl>
    <dl id="pzdhi"><ol id="pzdhi"></ol></dl>

    <div id="pzdhi"></div>
    <sup id="pzdhi"><menu id="pzdhi"></menu></sup>

    <div id="pzdhi"></div>

      <em id="pzdhi"><tr id="pzdhi"></tr></em>

        <em id="pzdhi"><ol id="pzdhi"></ol></em>

        <dl id="pzdhi"></dl>

        <sup id="pzdhi"></sup>

        <span id="pzdhi"><pre id="pzdhi"></pre></span>

        <div id="pzdhi"></div>

        自拍成癮是不是一種病

        來源:重慶晚報? 發布日期:2019-02-26? 作者:? 【 字體:

          古希臘神話中,有位名叫納克索斯的無敵美貌男神,在林中打獵時偶到湖邊看見自己的倒影,瞬間神魂顛倒,他日日流連湖邊、望著自己的影子,死后化作水邊的嬌艷水仙花。

          這可能是最早的“自拍成癮”癥患者了。日前,利維坦公眾號發布一篇文章引發人們對自拍成癮的關注,《國際心理健康和成癮期刊》發表研究指出,過度自拍并把自拍傳到網上可能是一種精神障礙。研究者把這種障礙稱為“自拍成癮”。2月19日,廣東省中醫院心理睡眠科主任李艷對記者表示,評判“成癮”是有標準評價方法的,一些自測表并不靠譜,但如果一旦達到成癮的程度,就要考慮采取措施戒除。

          是不是成癮?時間說了算

          當微信變成社交工具,朋友圈越來越多的變成了信息集散地。以前愛自拍的朋友如今要么轉了興趣,要么轉而用“部分好友可見”或者據說“1億人開啟”的3天可見功能了,如今還在朋友圈狂發照片的那是“鐵粉”。

          這樣看來,愛自拍,是不是癮?時間成了最大的海選專家。當潮流轉向,大部分非鐵粉產生了漂移,用不著上手段,自然而然地戒了癮。

          那么,那些在熱潮退去仍舊愛自拍、愛修圖、愛上傳的人是不是就真成癮了呢?

          有人甚至編寫了一份自測的“病情量表”,包含20個用于自我評估的陳述句,通過自我評分獲得可參考的結果。有研究將自拍成癮分為三個階段:疑似,每天至少3次自拍但并不會上傳到社交網絡;急性,每天至少3次自拍且每張都上傳社交網絡;慢性,控制不住想自拍,且每天至少上傳社交網絡6次。

          這樣的“病情量表”不太專業。李艷認為,職業醫師會對上癮情況給出診斷,不同的成癮有不同的診斷方法。

          “希望得到認可,或者是自我欣賞的行為,一般情況下并不會成癮。”李艷說,而成癮很大程度上意味著為了某件事情,寧可放棄自己正常的工作生活,無法控制自己,無時無刻不想做這件事。而“無手機恐懼癥”(手機不在身邊就害怕),“煩擾科技”(高科技每天帶來的經常性干擾),還有“上網自我診斷癥”(在網上搜索了病癥之后感覺自己也病了)等,將其稱之為“癮”,都有點危言聳聽。

          畢竟,沒有幾個愛自拍的朋友,朋友圈似乎都不完整了呢。

          現代版“納克索斯”是少數

          網傳有位叫鮑曼的男子沉迷自拍,每天都會自拍照片上傳,并特別在意別人的評價,在某次拍照200張也挑不出1張完美照片時,惱怒地服下安眠藥,好在發現及時被緊急送醫,最后轉到精神科治療。

          為了自己美貌的完美呈現,無法正常工作、生活、學習,直至有了輕生的念頭。這簡直是現代版的納克索斯。

          與藥物成癮、毒品成癮相似,達到成癮級別的人對自拍有嚴重的依賴性,還有人在無法拍出美麗照片時不惜去做整形美容手術。

          “心理上,成癮者在不做某件事之后,會做不下去其他事情,老覺得有什么事情沒做完。”李艷解釋,他們的心里保持一種渴求的心態,難以紓解。

          真正成癮的人一旦停藥,會出現身體不適。李艷說:“有的人心慌氣短、有的人四肢酸脹、渾身酸痛。”此外,成癮者的控制力減弱,抑制不住自己的行為。“在無法從事這件事時,甚至會在腦海中不斷地描述這個畫面,想象自己在做這些事情。”

          李艷表示,判斷是否成癮,醫生在診斷時會從心理、身體、行為等多個角度進行評估。

          而如果一個自拍者真的成癮,它會具有成癮者類似的行為,一旦離開手機會出現身體不適,甚至出現精神抑郁和功能障礙的戒斷癥狀。

          “真正的戒斷反應是比較嚴重的。”李艷說,出現戒斷反應說明成癮。不同的成癮有著不同的戒斷反應,例如阿片類戒斷綜合征:肌肉疼痛或抽筋、胃腸痙攣、惡心、嘔吐等。維生素B6依賴綜合征:抽搐、腹瀉、戒斷反應、驚厥、末梢神經炎、舌炎等。

          戒斷反應一般伴隨著難以控制的行為,因此,當一個人不自拍、沒收到點贊,只是心情郁悶、煩躁不安、不斷進食、反復刷屏的話,還構不成一個真正的自拍成癮者。

          依賴科技產品需適度

          將人們對現代科技的依賴看成是心理疾病,也遭到了很多的批評:本來沒什么問題,卻被媒體和研究結果說成了大問題。

          神經或精神類疾病是有物質基礎的,例如阿爾茲海默癥患者的神經細胞中會聚集β淀粉樣蛋白。但無論是否成癮,在不合適的地點或時間自拍確實造成了巨大的損失,有數據統計,從2011年開始,全球范圍內至少有超過250人在自拍時因意外而死亡。有人因手持自拍桿遭雷擊身亡、有人因在鐵軌上自拍觸電身亡、有人因持手槍自拍走火身亡……

          因此,仍需適當的提醒人們增加控制力,適度自拍。納克索斯的故事使得他的名字在英文中被用來命名了“水仙花”,并加了“病癥”的后綴派生出“自戀”。

          而目前大多數迷戀自拍的人群,大部分在被叫停自拍之后,也僅僅是產生焦慮、心不在焉等癥狀,而且懼怕自己遠離手機、懼怕得不到他人的認可,但是當出現更有吸引力、或者更緊迫更重要的事情后,將會轉移注意力到其他方向。

          “能夠被其他事物轉移注意力的狀態,并不算成癮。”李艷說。(據科技日報)

        0 +1
  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  • 中國積極推進溫室氣體自愿減排交易機制改革
          2018-09-06
        • 物聯網成信息安全“重災區” 安全標準亟待設立
          作為一種新技術,物聯網的行業標準以及相關管理剛剛起步,但物聯網基數大、擴散快、技術門檻低,已經成為互聯網上不得不重視的安全問題。第三,黑客可以通過控制設備,反向攻擊企業內部或其運行的云平臺,進行數據竊取或破壞。物聯網安全標準亟待設立設備廠商安全意識淡薄
          2018-09-06
        • 隱形高收費、車況可造假 二手車交易平臺亂象叢生
          業內人士認為,目前,對于二手車電商平臺的資格認證、質量監控、事后追責等細化制度尚未完全建立,業內呼吁針對二手車市場具有小、散、亂的特點,盡快建立和完善相應監管制度,探索建立可查可控的誠信交易體系。除了遭遇意料之外的強制收費,記者調查發現,二手車交易平臺虛構車況車源和交易信息、檢測走過場等問題也十分突
          2018-09-06
        • 統計數據展現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消費市場巨變
          2017年,限額以上單位糧油食品飲料煙酒、服裝類商品零售分別為22035和14557億元,分別是1978年食品和服裝類商品零售額的34和52倍,年均分別增長9.4%和10.7%。2017年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增速比同期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高17.8個百分點,占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比重為15%,比2014年
          2018-09-06

        1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瞭望中國網” 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瞭望中國網,未經本網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瞭望中國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        2、凡本網注明 “來源:XXX(非瞭望中國網)” 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    3、如因作品內容或版權等方面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通知我們,我們會盡快刪除。

        ※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:400-991-5288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       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