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pzdhi"></dl>
    <dl id="pzdhi"><ol id="pzdhi"></ol></dl>

    <div id="pzdhi"></div>
    <sup id="pzdhi"><menu id="pzdhi"></menu></sup>

    <div id="pzdhi"></div>

      <em id="pzdhi"><tr id="pzdhi"></tr></em>

        <em id="pzdhi"><ol id="pzdhi"></ol></em>

        <dl id="pzdhi"></dl>

        <sup id="pzdhi"></sup>

        <span id="pzdhi"><pre id="pzdhi"></pre></span>

        <div id="pzdhi"></div>

        長興:環保與經濟的共生之路

        來源:新華網? 發布日期:2018-11-28? 作者:? 【 字體:

        11月21日,長興縣城夜景。記者董曉 攝

          新華網北京11月28日電(記者姚笛、董曉)假山涼亭、曲徑通幽、流水潺潺。池塘里,五顏六色的小魚歡快嬉戲,似乎享受著池水的清澈潔凈。池邊豎立著一塊標識牌——“中水池”。

          數十米外,高大寬闊的建筑物內,堆滿了廢舊鉛蓄電池。一只巨大的機械爪,不停地伸向地面,抓起一大把,隨后搖頭晃腦地離開。

          兩個場景看似極不協調,置身其中,仿佛處于科幻電影的情境。

          這里,正是長興國家級循環經濟標準化試點基地——天能循環經濟產業園的一角。

          這里,也是長興踐行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綠色發展理念的一個縮影,是長興轉型發展走環保和經濟共生之路的一個典范。

          壯士斷腕 長興經歷的那些“痛”

          長興縣,是浙江省北大門,位于蘇浙皖交界,東鄰太湖。站在湖邊,舉目望去,只見“太湖何茫茫,一望渺無極”。待夕陽西下,紅燦燦的夕陽倒映其上,景色令人沉醉。

          然而,旅游業并非長興經濟主業。與旅游資源相比,長興礦產資源更加豐富。境內有鐵礦、錳礦、煤、石灰石等多種金屬與非金屬礦藏。上世紀六、七十年代,因縣城周邊礦山密集,外地人戲稱“路上煙霧彌漫,空中炮聲不斷,來到長興,就像沖過封鎖線”。

          如今成為長興支柱產業的鉛蓄電池行業,也是依托采礦行業,于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起步。本世紀初,蓄電池廠如雨后春筍般冒出,到2004年已達175家之多,加上一些非法無照經營的小廠,總數超過200家。

          粗放式發展導致了很多環境問題。據了解,2004年長興縣175家蓄電池企業,極板生產、組裝等企業環保設施落后。同一年爆發的“血鉛事件”成為長興人心中的痛。長興被列為“省級環境保護重點監管區”。

          2005年,長興縣對鉛蓄電池行業進行第一輪專項整治,通過“關閉一批、規范一批、提升一批”,鉛蓄電池企業從175家減少到61家。2011年,按照全國重金屬污染防治專項行動要求,長興縣展開第二輪專項整治,“關停淘汰一批、集聚入園一批、規范提升一批”,鉛蓄電池企業數減少到30家。目前,實際在產僅存16家。

          由于鉛蓄電池業對長興縣經濟的重要影響,治理和轉型一度困難重重。直至今天,無論是政府部門,還是當地企業,講述當時情況,提到最多的兩個字仍是“痛苦”。

          鄉鎮基層干部在整治過程始終處于一線,直接面對企業。關停淘汰固然要做大量的繁重細致的工作,即使僅僅是規范提升,工作也并不輕松。

          “2011年,我正好在鄉鎮當環保所所長,在管轄范圍內有9家面臨規范提升。規范提升需要暫停生產,有的企業表面停產,時不時會摸黑生產。基層人手不足,經常要通宵監看。整治不僅需要跨部門配合,還需要縣、部門、鄉三級聯動,從3月啟動到年底攻堅,身體、精神壓力都非常大。”長興縣環保局副局長俞文杰回憶說。

          長興縣經信委有關負責同志表示,社會上很多人都認為行業整治就是對企業進行全面淘汰關停,對經濟部門壓力也很大,“感覺在做這項工作過程中很痛苦,也很委屈”。

          天能是長興縣鉛蓄電池企業的“老大哥”。2007年天能動力以“中國動力電池第一股”在香港主板上市。而在專項整治中,天能集團董事局主席張天任的感受是,“2011年提出的規范提升,標準很高,地皮、房子都要掀掉重來,很痛苦。一大批老設備要淘汰,新設備還沒上,導致業績大幅下滑,出現了歷史上第一次虧損。”

          超威集團用于監測工業用水處理達標程度的生物監測魚缸。記者董曉 攝

          環保倒逼 企業思考“憑什么”發展

          “歡迎您乘坐天能電池號列車,本次列車開往……”當記者從北京乘坐高鐵前往長興調研采訪時,聽見列車廣播員的播報,恍惚間感覺坐上了去長興采訪的專列。

          天能創始于1986年,從一個村辦的蓄電池小廠,到今天的新能源動力電池行業千億級龍頭企業,創始人、天能集團董事局主席張天任感觸良多。

          由于鉛蓄電池的原材料涉及鉛、硫酸等,產業本身極易導致環境問題。環境保護和企業發展之間的矛盾到底如何解決?“我們剛開始確實有過痛苦,但堅信只要綠色發展優先,把企業的創新轉型文章做足了,將來就會更好。所以我們始終堅持這一條主線。”張天任說。

          對于企業轉型升級,張天任認為,傳統行業的改造提升,也就是轉型升級。2009年至2015年,天能集團先后投資近50億元,建設循環經濟產業園。目前,該產業園可年回收處理30萬噸廢鉛酸蓄電池,從廢舊電池回收,到破碎、分選、熔煉、精煉,再到重新組裝電池,打造鉛蓄電池行業“回收——冶煉——再生產”閉環式綠色產業鏈,讓社會的廢舊電池“變廢為寶”。在這里,廢舊電池金屬回收率可達99%以上,塑料回收率達99%,殘酸回收率達100%,處理過的中水達到城市二級用水標準,可用來澆花養魚。

          “在實施過程中要真做,不怕付出代價,落實很重要。我們也沒有一步到位,而是逐步提高認識。通過幾輪整治,我們頂住了壓力,走上了又快又好的發展道路。”張天任說,2004年以來天能鉛蓄電池銷售增長了70倍。

          據統計,2018年上半年,天能鉛蓄電池實現銷售收入約133億元人民幣,同比增長32%,市場占有率達45%。“環保越做越好,企業越做越大。”張天任開始收獲企業發展和環境保護帶來的雙重紅利。

          超威集團是長興另一家千億級新能源動力電池龍頭企業,始創于1998年。創始人、超威集團董事長周明明從企業創立伊始,就在思考企業的“死亡問題”。

          “我們一直持續地想,我們到底是誰,做什么,市場在哪里,顧客是誰,產品賣給誰,趨勢是什么,憑什么是我們?”超威集團總裁楊新新在接受記者采訪時,提出企業思考的一系列問題。他同時強調,在企業發展中涉及的環保投入問題,不允許討論、爭議,因為超威創立之時,就立志要做社會信任的企業。

          超威集團早在2006年就開始做清潔生產改造工作,研發的“原子經濟法鉛回收工藝”在節能減排、防污治污和循環利用方面達到了世界領先水平,對傳統鉛回收產業具有顛覆性、革命性意義。

          2011年專項整治期間,超威通過兼并重組,改造了10來家當地鉛蓄電池企業,從整體上幫助提升了鉛蓄電池行業的環保意識和技術水平。“十幾個億的成本,在當時看來代價是很大的,內部也有不少爭議。但超威沒有倒下去,又騰飛了一次。”楊新新說。

        長興“十里古銀杏長廊”景區。 記者董曉 攝

          涅槃重生 長興縣“華麗轉身”

          長興的產業結構從歷史上看,傳統行業占主導,都屬于高能耗、高污染型產業,曾被稱為“兩高縣”。與鄰縣安吉相比,長興人說“安吉是天生麗質,長興是先天不足”。“從產業上將沒啥優勢,粉塵灰塵多,水泥廠多,鉛蓄電池廠多,搞環境治理壓力很大。”長興縣副縣長楊永章在接受采訪時表示。

          從最初的175家到今天的16家鉛蓄電池企業,長興縣兩次對鉛蓄電池行業進行“洗牌”,鉛蓄電池企業存留率不到10%。“整治175家企業雖然壓力大,但之所以仍能推行下去,是因為大家都有感受,再這么發展下去,大家都無路可走。”楊永章說。

          兩次環境治理并沒有讓長興的鉛蓄電池產業走下坡路,反而激活了產業的全面轉型升級。從最初的“省級環境保護重點監管區”,到后來的“全國重金屬污染防控區”,再到如今的“重金屬污染防治示范區”。“帽子”的變化,反映了長興在鉛蓄電池產業轉型升級上的“華麗轉身”。

          長興縣環保局局長王楚斌認為,長興之所以成功,實際上也是環保倒逼起了作用。這一過程中要處理好環境治理和行業發展的關系。“我們有幾個原則,不搞一刀切,不要整垮,砍掉的是‘低、小、散’。還有救的,就規范提升。這樣去做,環保整治與企業做大做強就不矛盾”。

          在兩次鉛蓄電池行業專項整治中,長興連續出臺了“16條扶持政策”、《關于金融支持鉛酸蓄電池企業專項整治和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》《鉛酸蓄電池行業專項整治扶持政策》等多項舉措,實現了轉產轉行企業有扶持、停產關閉企業有獎勵、搬遷入園企業有支持、企業員工安置有補貼、企業銀行信貸有周轉,有效提升了企業的自覺性和主動性,確保了民生利益與和諧穩定。

          目前,長興已實現大氣重金屬達標率、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重金屬達標率、地表水國控斷面重金屬達標率、重金屬危險廢物無害化處置率“4個100%”,獲得“中國電池產業之都”“中國綠色動力能源中心”“中國產業集群品牌50強”“浙江省蓄電池專業商標品牌基地”等榮譽稱號。

          “環境治理工作是個綜合性工作。所有環境治理工作,都是為了促進經濟可持續發展。”湖州市環保局副局長徐兆輝表示。統計顯示,長興縣鉛蓄電池行業,在整治前的2004年,實現產值17.31億元,貢獻稅收5462萬元。2017年,實現產值246.32億元。貢獻稅收7.8億元。兩項指標均增長逾14倍。

          “環境治理,長興一直在做,通過整治來轉型提升。今年在整治大理石行業。搞工業邊界,讓村莊像村莊,田野像田野,產業園像產業園。”楊永章說,“以前是先發展后處理,以后是先規范后發展。環保和經濟發展是共生的。只有通過整治提升,才能促進產業發展。”

        0 +1
  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  • 中國積極推進溫室氣體自愿減排交易機制改革
          2018-09-06
        • 物聯網成信息安全“重災區” 安全標準亟待設立
          作為一種新技術,物聯網的行業標準以及相關管理剛剛起步,但物聯網基數大、擴散快、技術門檻低,已經成為互聯網上不得不重視的安全問題。第三,黑客可以通過控制設備,反向攻擊企業內部或其運行的云平臺,進行數據竊取或破壞。物聯網安全標準亟待設立設備廠商安全意識淡薄
          2018-09-06
        • 隱形高收費、車況可造假 二手車交易平臺亂象叢生
          業內人士認為,目前,對于二手車電商平臺的資格認證、質量監控、事后追責等細化制度尚未完全建立,業內呼吁針對二手車市場具有小、散、亂的特點,盡快建立和完善相應監管制度,探索建立可查可控的誠信交易體系。除了遭遇意料之外的強制收費,記者調查發現,二手車交易平臺虛構車況車源和交易信息、檢測走過場等問題也十分突
          2018-09-06
        • 統計數據展現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消費市場巨變
          2017年,限額以上單位糧油食品飲料煙酒、服裝類商品零售分別為22035和14557億元,分別是1978年食品和服裝類商品零售額的34和52倍,年均分別增長9.4%和10.7%。2017年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增速比同期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高17.8個百分點,占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比重為15%,比2014年
          2018-09-06

        1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瞭望中國網” 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瞭望中國網,未經本網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瞭望中國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        2、凡本網注明 “來源:XXX(非瞭望中國網)” 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    3、如因作品內容或版權等方面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通知我們,我們會盡快刪除。

        ※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:400-991-5288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       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